嫡長女她又美又颯
首頁 > 武俠小說 > 嫡長女她又美又颯 > 第四章:梁王

第四章:梁王

目錄

    盧平臉色一變:“什么人?!”

     什么人竟然能饒過鎮國公府的護衛隊,把消息送到內宅大姑娘那里?

     “人我沒有見到,事情我也沒有聲張!”

     盧平垂眸盯著自己的鞋尖,細細思索,手心里已經是一層汗。

     這消息要是外人送進來的,那他們護衛隊可真是罪該萬死……

     “我思來想去還是有疑慮,南疆的消息平白無故為什么要送到我這里,而不是家中長輩那里!還偏偏選擇二姑娘出閣這天。”

     白卿言腳下步子一頓,定定望著盧平,面沉如水:“所以,明日我想請您替我去醉安坊坐坐,留意一下有哪些形跡可疑的人……”

     白卿言是想讓盧平親自去趟長安街弄清楚梁王遇刺的細節,最好能弄清楚行刺的是什么人,萬一要是白錦繡沒有避過梁王遇刺,盧平在那里總不會讓白錦繡丟了性命。

     白卿言無法對盧平直說梁王將會遇刺實,才想了此說法。

     “盧平領命。”盧平鄭重道。

     “平叔萬事小心,看到行跡可疑的人記下往后再細查就是,以免讓整個國公府落入他人圈套之中。”白卿言叮嚀。

     “大姑娘放心,盧平知曉輕重。”

     盧平將手中傘交給春桃,對白卿言行了禮才匆匆離開。

     見白卿言凝視盧平背影出神,春桃低聲提醒:“大姑娘,我們回房換身顏色鮮亮些的衣裳吧!一會兒要畫丹青,顏色衣裳入畫也好看些。”

     她收回視線,因為久病乏力,聲音又輕又淺:“我乏了,就不去湊那個熱鬧了……回吧。”

     白卿言回到清輝院時,沈青竹已經站在廊下候了一會兒。

     看著眼前年輕鮮活的沈青竹,她眼眶發酸。

     沈青竹是從小陪著白卿言長大的,說是主仆更像姐妹。

     她十歲那年少年意氣求祖父帶她上戰場,祖父給她兩年時間,說如果兩年內她能訓練出一支女子護衛隊就準她跟隨上戰場,沈青竹就是那個時候被白卿言挑中的。

     后來這支女子護衛隊在沙場數次護她周全,十六歲那年她第二次隨祖父扮男裝奔赴戰場,被敵軍長矛貫穿腹部寒冬臘月跌入湍流中,護衛隊幾乎全軍覆沒才把她從河里救回來。

     軍醫說白卿言能活下來已經是萬幸,子嗣方面注定無望。沈青竹自責沒有護好白卿言,回來后就自請去軍中歷練。她被沈副將看重收為義女,可在學成后還是堅決回到白府,死心塌地守著白卿言。

     “進來吧!”白卿言道。

     春桃親自替沈青竹挑了簾子:“沈姑娘請。”

     一身利落裝束的沈青竹跟著白卿言進屋,抱拳行禮:“姑娘有什么吩咐。”

     見白卿言解開大氅遞給春桃,放下手爐,坐在書桌前執筆書信,沈青竹沒有靠的太近怕過了寒氣給白卿言。

     白卿言寫得很快,放下手中狼毫筆后吩咐春桃:“春桃你在外面守著,別讓旁人靠近。”

     “是。”春桃挑了簾子出去。

     白卿言把信封好,攥著信走至沈青竹面前:“青竹,你帶幾個信得過的人即刻奔赴南疆,路上能有多快就多快!把信交于我白家人!事情緊急除了你我信不過別人!”

     “是!”沈青竹沒有多問雙手接信,剛要走就被白卿言握住了手腕。

     “姑娘還有什么吩咐?”

     白卿言手上力氣極大,她通紅的眼里是滔天恨意:“如果……如果我白家人全都不在了,你一定要拿到白家軍隨行史官記錄的行軍情況和戰事情況!把這封信交給你義父沈將軍,找到我祖父的副將劉煥章……殺了他。”

     沈青竹震驚看了白卿言一眼,白家人全都不在了是什么意思?!

     白卿言面色沉沉,沈青竹知道事關重大,鄭重頷首:“青竹領命!”

     見沈青竹慘白著一張臉從屋內出來,春桃忙打簾進屋,眉宇間帶著憂心:“大姑娘……”

     白卿言站在火爐旁,垂眸看著忽明忽暗的炭火,心中翻涌的情緒逐漸平復。

     盡人事……聽天命吧!

     “春桃,我乏了。”白卿言神情有些恍惚。

     “奴婢伺候大姑娘歇一會。”

     春桃伺候白卿言去了頭上的珠釵,換了身松快衣裳,歪在榻上小憩了幾刻鐘,便被母親董氏身邊的秦嬤嬤叫醒,喝了一碗苦藥。

     看到白卿言喝完苦藥眉頭緊皺的難受樣子,秦嬤嬤也心疼得不行,忙捧著熱水讓白卿言漱口:“大姑娘再忍忍,洪大夫說這副藥再喝個把月,大姑娘的寒疾便能好些!”

     白卿言用帕子壓了壓唇角,從春妍捧著的攢盒里撿了話梅放進口中才好受些。

     “明日二妹妹出閣,母親要忙的事情多。秦嬤嬤您是母親的得力臂膀,母親那里離不開您,您不必一日四五趟往我這里跑,您幫我轉告母親不必擔心我。”

     秦嬤嬤點頭:“好,大姑娘放心,老奴一定把話帶到。”

     見白卿言已經拿起炕幾上的兵書,春桃十分有眼力價兒地放下攢盒,笑道:“嬤嬤,春桃送您。”

     秦嬤嬤對白卿言行禮了,一邊往出走一邊交代春桃:“明日府里過事,今夜丫鬟婆子難免只顧著熱鬧做事疏懶,大姑娘身邊的管事嬤嬤明日才能回府。你記得叮囑看護地龍的婆子加炭火,這屋內的爐火也要燒的旺旺的!大姑娘畏寒,夜里守夜的丫頭可得警醒點兒!”

     “秦嬤嬤放心!”春桃笑著替秦嬤嬤打簾,“春桃會親自盯著。”

     剛送走秦嬤嬤,春桃站在廊下還沒來得及進屋,就見滿頭是雪的春妍從門口進來一溜煙小跑到廊下,她拍著身上的雪花問春桃:“大姑娘醒了嗎?”

     “醒了,剛服了藥,這會兒正看書呢。”春桃替春妍拂去頭發上的落雪,“你干什么去了弄得一身寒氣,也不怕過給姑娘!”

     春妍神秘兮兮笑了笑:“好事,我先進屋稟了姑娘,姑娘一定能開懷些!”

     說著,春妍冒冒失失打簾進了屋內,春桃都沒能攔住。

     “姑娘!”春妍見白卿言正靠在繡金祥云的大迎枕上看書,福身行禮后笑道,“姑娘,梁王殿下今兒個一大早得了洪大夫入府的消息,怕姑娘身子不舒坦,就悄悄過來到了咱們府后角門,奴婢得了信兒過去,梁王殿下吞吞吐吐說是來取國公爺批注過的兵法書籍……”

     白卿言聽到梁王二字,渾身僵硬,險些沉不住氣,搭在炕幾上的手用力收緊指甲幾乎要嵌入那雞翅木中去,前世她就是這樣親手把祖父批注過的兵書送到了梁王手中。www.pzzw.net
如果喜欢《嫡長女她又美又颯》,请把网址发送给你朋友。收藏本页请按 Ctrl + D。
目錄
返回頂部